毛先生的博客
垂垂一老者,网络一学生
http://cdcyzl440716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情缘?还是孽缘?(连载)

2017-06-15 03:14:06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小故事 | 浏览 190 次 | 评论 0 条

2、求子岭生产队

求子岭生产队是坛山人民公社大顺山下的一个小小的生产队。去求子岭生产队的路很陡,三面都要爬坡。有一段路是在那些坡度较大的石板上凿出来石梯,说是石梯,实际上只是刚刚能踏进一只脚的小石窝子,那石梯一级比一级陡,一到下雪结冰天就不好走了。山上的人下不了山,只能窝在家里烤柴火取暖。山上的人下不了山,山下的人也上不了山,有什么事情只有喊话传达。

求子岭生产队地理位置较高,所有的水田都在霞光岭水库主渠道之上,是高岸田,而且水田不多旱土多。因此,求子岭生产队主粮不多杂粮多,旱粮盼天恩赐,靠天收获,水稻田一遇天旱,就要用抽水机抽取霞光岭水库的渠道水来灌溉了。在人民公社化的时候,求子岭生产队每年不但不要缴征粮、交农业税,反而年年都国家的吃返销粮,领取国家的救灾款、救济款。

因为求子岭生产队的生存条件差,所以求子岭的年轻男子娶媳妇就很难,田垄里的女子不愿嫁到那地道很差的求子岭上去。求子岭的年轻姑娘却很容易找对象,因为她们都吃苦耐劳、勤俭持家,还没成年就有人来说媒了。说来奇怪,这三十来口人家的生产队在未抓计划生育之前总是女性多而男性少。

求子岭生产队是由曾金生、曾银生、曾东林、曾梅林和曾喜云这五大家三十来口人组成的小小的生产队。五家五座单家独院,面对对山峦,背也靠山峦。五座单家独院,土墙青瓦,有些户主的杂屋还是茅棚。矮矮的窄窄的房子,人牛猪狗鸡鸭挤在一起,生活在一起、和谐在一起。这五家只有曾金生家庭成分高,他父亲是富农分子,他即为富农子弟。生产队对曾金生家倒没有什么隔阂,一起出工一同收工,评议工分也合情合理,分东分西按劳取酬。只是生产大队开批判、斗争大会的时候,区分就显示出来了。曾金生的父亲就要和五类分子站到一起,平时“五类分子”和“二十一种人”是没有参会资格的。为此,曾金生非常自卑!曾金生总觉得矮人一节,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。

解放初期(1950年)的土地改革完成之后,接着进行了土地复查,曾金生的父亲在这个时候(1951年)被划为富农分子。那时,划阶级成份凭上级分下来的指标来划分,一个村、组规定要划几户地主、几户富农,要占总户数的百分之多少,若没有,也要划几户凑数。

曾金生的父亲是个勤劳节俭、精打细算、舍不得吃舍不得穿、拼命撑家产的老农,就是因为有几坵旱田几块薄土而成为求子岭上的唯一富农分子。这旱田和薄土还是他的岳父王文汉作为女儿的嫁妆带过来的,而他却把自己的第一个儿子留在了岳父家里,自己的亲生儿子成了岳父的孙子。

土改的时候,在划成分这个问题上,也有漏划的,本该划成地主的却划成中农了,求子岭下面的长坪村有个叫曾楚程的就是一个例子。曾楚程家有一座完整的青砖瓦房,家庭殷实,还有好几亩水田,他却被划成中农成分了。原因是那个时候读书人很少,村里能写写算算的人根本没有,曾楚程读了多年私塾。因此,村干部要开个什么条子、算笔什么数,必须请曾楚程帮忙……于是曾楚程的家庭成分就成了中农。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情缘?还是孽缘?(连载)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情缘?还是孽缘?(连载)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毛先生

忘记不了的昨天,享受不尽的今天,捉摸不透的明天。用记忆储存昨天,用文字记述今天,用思想猜测明天,让短暂的一生横贯昨天、今天和明天,尽可能地拉长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